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官文苑 > 文化建设
《方向》背后的方向
  发布时间:2020-11-24 15:23:10 打印 字号: | |

刚刚得到消息,在全国第五届平安中国“三微”比赛暨优秀政法作品征集评选活动中,《方向》再次获原创音乐MV类奖项。2020年10月,在上海举办的全国法院第七届微电影、微视频金法槌奖评选活动落下帷幕,我院的原创歌曲《方向》,荣获百优微视频奖。

我们为这荣誉的获得,欣喜而又欣慰。欣喜的是辛苦没有白费,我们为廊坊和河北法院赢得了荣誉;欣慰的是在中院党组和全院干警的支持、配合下,全体参演人员顶住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,克服了这样那样的困难,最后终有收获,不辱使命,完成了组织交给的任务。

《方向》这首歌表达了在祖国辽阔的大地上,活跃着一支坚强的力量。这支力量,踏着新征程,逐梦前行!这群坚强的力量,就是法官队伍,就是我们置身其中的廊坊法院队伍。他们忠诚、干净、担当;他们信得过、靠得住、能放心;他们为了法治中国、平安中国、美丽中国,在不同的岗位上,贡献着各自的智慧和力量。

歌词是由我和军生同志一起完成的。我们的本意,是想通过稚嫩的笔墨、肺腑的情怀,表达对无私奉献的法院干警的讴歌和礼赞。但,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是他们让我看到了歌曲《方向》背后,他们那颗为审判事业辛苦付出的真正的方向。

无法聚齐的排练

廊坊中院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。许多人都有唱歌的天赋,只是一些人深藏不露,另有一些人事务缠身,无法显露。本来,我们根据咨询摸底,暗中物色了一些参加演出的人选。但是,因为一些同志,在工作岗位上正忙的不亦乐乎,我们也就不忍心过于勉强参加了。最终经过反复的沟通联系,再加上有些同志的支持推荐。我们终于确定了十名同志,加入了我们的排练队伍。五名男同志,五名女同志。他们是冯学军、张攀、张欣、郝军生和我以及赵亚光、王荣秋、盖秀红、霍海英、李帆。巧的是正好是七个军人、三个非军人。故此,我们把这一组合起了个名字,命名为“七加三”组合。我们一致决定将这首歌,代表全市法院干警,通过我们的歌喉,代表法院干警,作为献礼,献给祖国70周年华诞。

知道大家都很忙。特别是在审判一线法官,更忙!我们只能因地制宜地采取了更加灵活的练习方式。我们把歌谱和原演作品及伴奏转发给大家。让大家在工作之余,背记歌词、熟悉旋律,暂定给大家七天时间,等大家都觉得练习的差不多了,我们再集中在一起合练。

转眼一周过去了,我们这才感受到了这项工作的难度。

本来是约定的6点在单位吃完饭后利用下班时间第一次排练。但,从下午3点开始我们联系始,一直到5点半,仍有几个人没有回音。后来,通过多方反复打听。才知一个人正在看守所提审,一个人还在开庭,而另有一个同志、一天已开了四个庭,下班后,正忙着开车赶到天津去陪孩子,由于匆匆赶路,顾不上排练了。

我一下子就泄了气。10个人,因为这事那事,只来了一半。但大家还是急中生智,发挥了集中力量,认为,在目前大家工作强度很大的背景,这种情况是必然的也是可以理解的。我们迅速调整了工作思路,决定,我们几个先练着,将来练习好了,可以带动没集中排练同志。

张攀同志对此事很热衷,他音乐素养也好,负责给我们来的四人打拍子,在《方向》的铿锵有力的节奏中,我们开始了第一次排练。

又一个七天过去了。我们迎来了约好的第二次排练时间。由于业务庭的同志实在太忙。这次又有几名同志无法到场,包括第一次排练的同志,也因为忙无法到场了。好在第一次未能排练的同志有两人加入了进来。这样,我们在零落的组合下,随着音乐的节奏,在审判大庭练习了3个小时。

拍摄的时间越来越紧。我们急在心里。我们私下商定下了“死命令”:在进录音棚前,大家一定要克服一切困难,十个人务必一齐找出时间排练一下。但,就是这么一个小小心愿,最终,我们也未能实现。

午夜时分的录制

录制约定的期限到了。包括从三河法院赶过来的赵亚光同志,我们终于在一个晚上,大家克服了各种困难,随工作的节奏,陆陆续续赶来,聚到了录音棚。在午夜时分,我们先行录制完成了相关的镜头的采集。

尽管是在录音棚里,但,由于里里外外十几号人,还是弄出了不小的响动。结果,楼上的老大爷不干了,半夜下楼,披着衣服敲开了我们的门,大声质问我们:“还让我们睡觉不?”我们这才知道,惊扰了四邻。我们赶快做完了扫尾工作,在午夜昏暗的灯光掩映中,伴着夜色各自回家。

但是,我们此时最核心的录制工作还没有完成。

录音师听了我们介绍的情况。很是理解我们的工作和面临的困难。他帮我们调整了工作方法。决定让我们分成两批,男女分别录制,各给半天时间,声音采集好后再由录音师,后续把我们的录音合在一起。

别说十个人了,就是我们五个男同志也没有凑齐排练过。好在大家私下都下了不少功夫,在录音师的指导下,我们五个人合了几遍。越唱越自信,越唱越顺,意想不到还得到了录音师的夸奖和赞许。我们每个人脸上露出了心慰和微笑。

但,事情不会这么简单,录音师的一句话,倏然间让我们紧张起来。他说:“咱们一个个分别录制吧,这样效果会好一点”。分别录制,也就是每个人要单独进录音棚录制。这对初次进录音棚的我们,的确很有压力。好在,我们有中坚力量,他们起了定海神针的作用。张攀、冯学军、郝军生、张欣,每个人的基础都不错。私下又各自进行了不少的努力,所以,提升了我们五人的整体层次。虽都或多或少地有些小阻碍,但还庆幸,在相互的鼓舞下,我们都很快录完了。我由于在张攀的指导下,私下里练了很多次,也在张攀在现场有力的指挥下也算是勉强过关了。在整个练歌过程中,我承担了很大的压力。因为,有些地方,我咬字总是不准,又爱跑调。但我用最大的勇气战胜了自己,以务必战胜困难绝不可以放弃的决心,突破了重要难关,实现了一次难得的体验。五名女同志,也克服了一些困难,用自己的勇气,顺利地完成了录制。

得道多助的拍摄

来自各方对《方向》的支持,明白无误地表明了大家内心对法治的信仰与追求。这是他们自觉表露出的内在精神方向。

开发区法院的领导,给予了大力的支持。派人、派车、派饭,提供场地、提供物资、提供服务。中院法警队,专门精选了数名干警配合拍摄。各庭动员各自的歌手合理调配开庭时间,挤出时间参加最后的拍摄,中院个有关部门,也都给了大力支持。

到最后正式拍摄时,十名歌手在开发区法院的院内,才真正的第一次开始有机会合唱。他们全身心投入,按照导演要求,他们从审判大楼门前大理石台阶上走下来,走过院子;又从院子走回登上台阶,反复拍摄录制。把他们身体厉行的无私奉献的行动,化作追求法治信仰的歌声,放声歌唱,相互呼应。此刻,男女声此起彼伏,二声部轮唱,你来我往。“法治中国、平安中国、美丽中国,是我们坚定的方向,是我们坚定的方向”。这坚定的歌声,不仅是歌词所表露的鲜明的方向,更是歌手与他们所代表的一个群体发自肺腑的心声与鲜亮的方向。

《方向》及其背后的方向,是一致的方向、是统一的方向、是一个方向。歌声内外,都抒发着:在祖国辽阔的大地上,活跃着一只坚强的力量,踏着新征程,追梦前行,追求法治的信仰!正在阅读的聪明读者,您说,我说的对吗?

 

2020年11月2日


 
来源:廊坊中院
责任编辑:邢顺达